冷卓锋凡一生推呀推推推

得到,就是失去的开始

吾君【2】

“这位少侠,你没事吧?”屠苏闻声猛地抬起头,竟有一陌生男子从师兄房中走出,那男子一袭素白衣衫尽显仙人之姿,明明近在眼前周身却宛若有云雾迷蒙之感,长衫卓然,眉目清朗,当真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你是谁?怎会从大师兄房中走出?”屠苏原有些愣神,想是从未见过如此谪仙般的人儿,但很快便恢复过来,眉头微皱,冷漠之态尽显。
“在下欧阳少恭,醒来便在此处了,可是少侠你救了我?”欧阳少恭微微凝眉,眸中满是困惑。
“你——”
“屠苏?诶,你也醒了”屠苏的话未说完便被突然出现的芙蕖打断“屠苏,阿翔刚刚在膳堂偷吃五花肉被我抓住了,你是不是忘记喂它了?”随即又转向欧阳少恭“你醒了,身体可还有不适之处?”
“已无不适,可这是哪儿?是你们救得我么?”欧阳少恭微微侧目,转复问屠苏和芙蕖,他眼波流转,自成一派风流。
屠苏脸上竟泛起了红晕,他自有记忆起从未见过如此风流、妩媚、儒雅集于一身之人,而且自己刚刚因陵端讽刺而有的愤恨之气也随着见到欧阳少恭而淡去,体内气息逐渐柔和起来。
“这是天墉城,你在山下被狐妖吸取了些许精气,被大师兄陵越所救,而我是芙蕖,他是百里屠苏,皆是天墉城的弟子,你身体还很虚弱,要再呆在天墉城休养一阵子。可你又怎会遇见狐妖?”芙蕖疑惑道。
少恭微微皱眉,似是陷入回忆之中“我原游历四方,打算回家乡琴川去,不想经过山下树林时遇见一柔弱女子受了伤,我本懂岐黄之术就帮她医治,之后的事我便没有印象了,醒来便在此处”
“大约是那狐妖幻作柔弱女子以来骗你吸你精气”芙蕖不假思索道。
屠苏脸色慢慢恢复,敛眉转身离去,陌生人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了。
“诶,那位少侠……”欧阳少恭想唤住屠苏,但又无甚可说,只能作罢,但在芙蕖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眸微微眯起,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弧度,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少恭,你不必介怀,屠苏就是这样子的……”芙蕖以为少恭介意忙解释道。
第二日,天墉城后山——
天还未完全亮,可屠苏已经睡不着了,他昨夜未曾好眠,一夜几乎都在梦中,梦中有一身着广袖黄衫的温润男子坐在树下弹琴,而另一黑衣男子则坐在一侧,细细的听着琴音;然后梦中场景转变,他只看到一个也身穿广袖黄衫的谦谦君子,他有着一双载有满天星光的美眸。
屠苏不再想了,起身换上天墉城的弟子服,他该去练剑了。
踱步到后山,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小桥上,此时婷婷地立着一个人,那人长衫卓然,明明只是一个背影,偏让人生出风华绝代之感,这不是那欧阳少恭又是谁?
“你怎会在此?”欧阳少恭闻声连忙转身面向屠苏,脸上带着微些许唐突抱歉之意“这是少侠练武之处?我是不是冒犯了?”
“不是”屠苏微微皱眉,只觉这人的眼睛和梦中之人的甚为相似,他声音虽仍旧冷漠,却不自觉柔和了些,似是在平复对方不必要的抱歉“没有冒犯,只是平常很少人来,所以疑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少恭得到回答脸上带了些许笑意,只是仍旧疑惑“很少人来?这里很漂亮,也很清净,我睡了许久,也闷了许久,所以便在天墉城中闲逛了起来,走着走着便到了此处,只是这里如此清幽为何会没有人来?”
屠苏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冷声道“不知道”便不再理欧阳少恭,自顾自离去了。
“不知道?呵呵”百里屠苏你莫要着急啊,欧阳少恭对着屠苏的背影微叹道。
中午,百里屠苏走在去膳堂的路上,他有些烦躁,昨日陵端又刻意辱骂他,现在大师兄不在,他不能和师兄弟有冲突,而且就算大师兄在他也不可以给师兄添麻烦了。
“少恭啊,你现在虽不是天墉城弟子,但过两天天墉城就要招收新弟子了,以你的资历完全可以报名啊”屠苏还未踏入膳堂就听到了陵端惹人厌恶的声音。
“陵端兄取笑了,少恭哪有什么资历,恐怕那根骨测试都过不了”屠苏只见欧阳少恭身着幽兰色广袖长衫的背影,他腰间只一条同色暗纹腰带勾勒出他纤细的腰身,背影就已绝代风华。
“少恭你可别妄自菲薄,你这医术在这天墉城是无人可超越啦,那根骨测试我可以帮你嘛,只要你以后跟着我就行,怎样?”陵端的声音里透着自大与贪婪。
“这就不必了吧”
“欧阳少恭,你别给脸不要脸,自持清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早在后山与那怪物聊得可开心了,你不就是想通过那怪物好拜入执剑长老门下么”屠苏听得心下一沉,那人是故意的么?那么纤尘不染的翩翩君子,笑得那么温润的男子是故意接近他的么?怎么可能……
“怪物?你是说屠苏?陵端,我不知你和屠苏之间有何仇恨,可是不论如何他都是你的同门师弟,我虽认识他时间不长,但他是一个好人,他虽寡言但为人善良,他只是不善与人交往罢了”欧阳少恭语气里的维护让屠苏一愣,从小到大好像只有师兄这样护着他。
“屠苏?叫得真亲热,你不知道!他就是个怪物,他一来就害得自己的师父受伤闭关,害得天墉城鸡犬不宁,他身带煞气,随时可能伤人性命!”
“身怀煞气又如何?我是大夫,我见过各种各样身患疑难杂症的人,他们有些人就是因为身患怪病不被理解郁郁而终的,你们怎能这样歧视他!”欧阳少恭的声音里透着些许激动,屠苏在门旁听得心一颤,没错啊,自己不希望被厌恶,也不希望被保护,只想被平等对待,不被歧视罢了。
之后屠苏没有再听下去,他要整理下自己的情绪。
接下来是平静无波的两日——
这天是天墉城招收新弟子的日子,由于陵越不在,便全部交由陵端打理。

评论(1)

热度(36)

  1. 乔艾雪冷卓锋凡一生推呀推推推 转载了此文字